现阶段位置:
视力保护:
乡里
来源: 椰潜项目部 笔者: 秦海荣 日期:2019-10-25 走访次数: 字号:[ 官方 ]
  “用户住在黄土高坡,太阳从坡上走过,照着我的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这首《黄土高坡》叙述的就是我的家乡,今日是秋天的尾声一个节气——风雪,也是故乡2019年着重场雪的赶来。
  互联网的一代,信息蔓延之很快,我人还在海南枣阳,却仿佛亲身经历了这场雪,闭上眼睛,似乎我就站在海口,一半身子感受着雨带给我的美好,一半身子接受着窑洞给我的庇护。感觉小时候的调皮就发生在未来一秒:大雨如注了,咱姊妹四个站在窑洞门口,故意用半边身体接着雪,扮成两面口,左侧是男女右边是老一辈,相互搞恶作剧。说话身上的风就丢了,兄弟就下楼上抓一把雪放进妹妹的行装里,瞧妹妹被忽然的冷漠搞的丑恶,我站旁边咧着头大笑的同时也不错过见证妹妹追到弟弟“报复”的场面。相互打闹也不影响我们携手并肩堆一个大雪人,还不忘用冻得红彤彤的手给雪人穿衣服。
  冬暖夏凉的不光有井水,还有我们黄土高原的窑洞,去秋我们需要用柴火烧炕才不至于睡觉太冷,严冬普降了俺们不用火炉也不会以为特别冷。咱住着窑洞,寻访的孤老会坐在炕上,嗑着瓜子、麻子,聊着闲天,妈妈辈的农妇们会聚在一起纳鞋底、做鞋垫。住在窑洞里之人头生活过得不紧不慢,男女老少都有着天然腮红,外出碰到的都是熟人,总以为我们的甜蜜指数好高!

 黄土高原的盆景


打印】 【 关闭



 
 
 
Produced By 巨人网络 巨人版通发布系统
    <sup id="17338a91"></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