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位置:
视力保护:
煤电“十四五”:电信与经济间博弈仍将继续?
来源: 华夏日报 日期:2019-12-11 走访次数: 字号:[ 官方 ]

  长期以来,煤炭在本国能源发展体系中一直具有举足轻重战略位置。但是,不久前,基于环保考虑,以及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飞跃崛起,对于如何进一步开发利用煤炭有了更多争议性的音响。特别是在“十四五”即将到来之际,这一话题更成为业内关注的节骨眼之一。故此,书报刊特邀请院士家就此进行讨论。
  “十四五”计划编制在即,华夏煤电产业政策顶层设计再一次成为业界关注的节骨眼。
  副世界到中国,煤电对于环境的负面效应广受诟病,从前“一煤独大,独步天下”的煤电,地位已不同于以往,完全性亏损、行业性困难是国内煤电企业“十三五”的实际写照。
  虽然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煤电已落实超低排放,并非污染排放第一大户,但随着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的突出,煤电“十四五”命途仍不明朗。


控制煤电增长已成共识


  来自中国工业集团公司董事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华夏煤电44829京架次,占全社会用电量64.97%;煤电装机100835万千伏安,占53.07%。这说明,煤电目前仍然是我国轻工供应的关键性能源。
  然而,便士的另一头是,煤电利用小时数和煤电装机占比在“十三五”创下新低,煤电企业也陷入大面积亏损、致富空间萎缩的窘况之中。
  多位业内人士对《华夏日报》表示,进去“十四五”自此,天道变化无常和水资源转型的对象将持续逼迫煤电降低装机占比。江山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统分析研究员姜克隽甚至觉得,“十四五”期间,华夏完全不需要新增煤电装机。从中长期角度看,煤电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试想到2050年,煤电的话务量将趋近于零,装机总量将小于2京千伏安。
  江山应对气候变化无常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更是希望看到煤电机组能够换下来、停下来、减下来。她表示,要想实现高质量发展,“十四五”期间煤电建设仅仅放缓是远远不够的,最好是不再发展,甚至能减少煤电装机。
  “我国煤电的提高空间已经受到制约。”中影机械工程学院能源与动力工程系教授蔡宁生对《华夏日报》表示,“基于减少碳排放的设想以及当前煤电存在运行小时数偏低导致效益下滑的窘况,煤电不可能再有极大提高,但根据现实区域电力发展要求,仍会有少量之上大压小及扩容。当然,也可能有一部分煤电因技术落后或效益差而退出。”
  此外,如今正处于风电、光伏平价上网最后的努力阶段,随着其艺术进步,度电成本不断降低,姜克隽预计,2022年前光伏和风电都将实现发电侧平价上网,煤电的经济性也将很快丧失。
  当然,也有一部分左右煤电的缓和派认为,煤电是华夏成本最低的水源,副经济性、竞争性来看,煤电在“十四五”期间仍要适度提高。以往定期煤电投资决策和振兴周期来看,“十四五”期间仍将有稳定的煤电新增产能,但对于从头开始的崭新煤电项目,各发电企业都会更加谨慎。


与可再生能源互为补充


  为什么不直接用燃气发电?为什么不采取没有碳排放的风电、光伏来替代煤电?这是广大关注中国能源消费的同胞经常提出的题材。
  “一项技术之前进取决于多地方的要素,如技能、条件、经济、政策等等,特别要考虑本国的险情及资源禀赋。”蔡宁生表示,对于天然气发电,鉴于本国天然气本来就丢,故而应优先保障民生,不再出现“气荒”。另外,由于天然气需要大量进口,除了价格基金,外面依存度也已逐年提高,这对水资源安全供应有很大影响。在这样的险情下,不可能盲目发展煤层气发电。
  提起可再生能源,在卓尔德环境研究(京师)基本负责人张树伟看来,煤电往往强调伊“稳定、可控”的特征与主体地位,之所以显示对可再生能源的攻势;可再生能源强调伊“卫生、浅绿色”的特征,之所以显示对煤电的神圣感。实际上,相比之下于替代,这二者之间的关联互为补充更为具体一些。
  蔡宁生也强调,“'十四五'期间,用光伏或风电来一些取代煤电是可能的,但前提是政府要出台激励政策,并有可靠的技巧保障作为条件,同时还要符合电力市场改革动向。”她对记者表示,即使是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重逐年提升,考虑到没有与其规模对应的保险储能加以匹配的具体,煤电仍将作为我国基础工业,为可再生电力提供保障及调节支撑。
  大一部分专家也觉得,“十四五”期间煤电不能“一刀切”停电,鉴于本国资源禀赋的特征,短期内一次能源主要靠煤炭,而风电、光伏的前进没有大规模储能的配合,也要靠火电的调整才能大规模发展。
  此外,配图量煤电产能把新增可再生能源替代的经济资产也是伟大的。“例如,要想用风电替代1000小时之煤电,大约需要3.5万亿元的风电装机投资,还要新增电网配套投资,以及大批新能源补贴。”华夏华能集团公司技术经济研究院副总经济师韩文轩辨析说。


排放标准将更加严峻


  姜克隽指出,原先,华夏承诺2030年碳排放达到峰值。时下经过重新计算,如果2030年才实现这一目标,就很难实现《马尼拉协定》提到的“名将世界平均温升较工业化前水平控制在2难度之内”的对象,故而未来中国煤电很可能面临更严的碳排放约束。
  而下环境污染的强度,华夏煤电机组也会面临更严的条件指标。现年1~10月,京师的PM2.5共计浓度为41微克/立方米,比之前重度雾霾期间有了特别大的下滑。然而,治理空气是一番长期过程。如果以发展中国家为对象的话,该署国家大型城市PM2.5浓度一般在20微克/立方米以下,总的来说,我国环境治理会给煤电发展带来更为从严的排放指标。
  不过,蔡宁生表示,煤炭用于发电,相对于散煤应用,更容易集中处理污染排放问题。我国煤电行业已经广泛推行超低排放改造,烟尘、SO2和NOx的排放标准已经达到世界上最严格的要求,这对改善环境恰恰起到了很好的打算。
  蔡宁生认为,“十四五”煤电发展计划的根本应是实践超低排放之后,要有碳减排技术之有序化示范应用,之所以真正落实所谓“近零排放”(近零排放必须包含碳减排),裁员落后技术,支撑可再生能源工业发展,甚至成为超低碳发电技术,才有望摆脱煤电的窘况。
  姜克隽虽然很赞同煤电发展“近零排放”,认为这将是煤电机组在更严的牧业政策下生存之必由之路,但也指明,这将给煤电增加更多的资产,有效煤电相对风电、光伏的经济性优势更快丧失。
  姜克隽表示,环球能源低碳转型的潮流不可抵挡,华夏煤电产业越早认识到这一趋势,并及早调整布局,才可能在未来改善经营状况;逆势投资煤电,末了遭殃的是煤电企业本身,前途将面临更为严峻的存在挑战。

打印】 【 关闭



 
 
 
Produced By 巨人网络 巨人版通发布系统